返回

大叔,非你不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61章 凭你是我孩子的妈 激吻门为借位炒作
    [燃文书库][[774][buy]]

    “不错,小野猫,你朋友可比你聪明。”一秒钟看完短信,他调笑她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。”她气恼。羞愤。

    郑果果这个卖友求荣的损友!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为防止她抢手机,他左手拿过她的手机,伸到最外边。右手控制车,“你可别乱来。现在公路上,出事了我们就是亡命鸳鸯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跟你亡命鸳鸯!”不过她确实不敢在他开车的时候和他纠缠,她怕死,她想活。

    他手指修长耐看,左手灵活依旧,快速编好短信,看发送成功,才把手机扔给她。

    她接住,当即看他回的消息:谢谢,我帮你弄死温延。

    郑果果秒回:滚。

    她哭笑不得:“果子让你滚。”

    陆关山一语中的:“她是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又操心起果子的事:“陆关山,温延的未婚妻是怎么样的,温延是不是在玩?”

    专注开车,她安分问他问题,他倒是能接受,认真回答:“温延的未婚妻叫赵小萌,没郑果果漂亮没郑果果个性没郑果果高挑没郑果果识货。什么都不如郑果果,就是和温延是姻亲,从小订好的。温延不接受,才浪荡的。”想到这话一定百分百传到郑果果耳里,他还是顾着自己兄弟。

    温延这个性,陆关山肯定。他在玩。

    可是会不会玩出真感情,陆关山不确定,也不能一笔抹杀。

    至于郑果果在不在玩,其实苏瑰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爱情,也许是瞬间,也许经年,但无论如何:都是一句该来的躲不过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温延在不在玩?”苏瑰心焦,也不知道郑果果现在怎么样了,之前光顾着找苏玫打架了。尽有来亡。

    恰好红灯。陆关山倾身离她咫尺:“亲亲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他一提她全想起来了,冷言冷语:“我可不想跟你激吻门。”

    得,他踩雷区了。收敛笑意,他认真地回:“我不管温延有没有玩,但是,我没有玩你。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她才不信!比起沈青歌,她没胸没屁股还不漂亮。比起

    苏玫,她也不是女强人。比起他n多的情人,她太普通了吧?

    “凭你是苏瑰。”凭你是我孩子的妈。

    在苏瑰深深地、重新爱上他之前,他是不会说吓跑她的。

    堵得她无话可说,是啊,她是苏瑰,她只能是苏瑰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回家吧,陆关山,谢谢你帮我和果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,何必言谢。”他回,眼见绿光闪烁,他又发车,往她的租房去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苏瑰上楼,想趁苏玫回来之前,把东西收拾好。今天租房子的事谈不好,她住酒店也住不下去。再住,必须必地每天打架、吵架,她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天气逐渐转凉,她收拾几件外套,以防苏玫一狠心直接换锁,她提醒自己该拿的都拿上。恰好租房电话来,也离学校不远。

    正好。

    她满口答应,逐一检查东西,适才出门。住了几年的地方,回忆寥寥,大概就是苏玫不在时,她和郑果果曾经玩翻篇过吧。

    罢,走吧。

    不想走出小区,陆关山倚在车门,阑珊吸着烟,必然是等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?”她走上前,话得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,在我身下,承欢吗?”他见她走进,立马掐灭烟头,将烟蒂扔进一旁的垃圾桶,扬起分真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继续做梦,我走了。”苏瑰其实没想太多,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,她要勇敢,不能依附靠不住的陆关山。他这次能和沈青歌激吻,下次不知道会不会和谁爆出床照呢。她要的生活,绝不是万众瞩目,供人调侃。

    “去哪,我送你。”他拦住她的胳膊,总之不轻易放她走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,你和沈青歌怎么回事?”她终于熬不住,问出口。

    他不怒反笑,抓住她的手腕一紧:“你是以什么立场问我的?”他不是不想解释,而是想听到她一句动情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说算了。”她委屈,“我只是觉得,昨晚说要抱着我睡的男人今天上午就和别人吻得忘情且全城知晓,太恶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”字还没说出口,就被来势凶猛的吻堵住了。她的手拍打他的后背,全是抗议:你吻了别人别再来吻我!你不嫌脏,我膈应!

    他把她嵌进怀里,唇离她很近:“我刷过牙了。”

    她脸一红,这男的是不是有读心术?但是重点是刷牙吗?

    其实她也被问住了,她以什么立场了?未遂的协议里的阿钦“妈妈”?

    他牢牢按住她后背,必要温香满怀:“我和沈青歌,是炒作,是借位。她要火,我给她最后的礼物。而且,你的事情,我让赵赫去处理了。现在主流消息源都没了,但是,你知道网上扩散,不能根除。现在我爆出更热的事,你的,他们就会忘记了。你看,今天的热搜,还有你?”

    陆关山从不是良善之人,重遇苏瑰之前,他情人却是挺多。因为没有一个情人,能让他动情。不是她们不够好不够真,而是他过了年纪,真不起来。

    遇到她,他好像是在重温多年前的激情,又好像是,第二次点燃了爱情的火花。她依旧鲜活、热烈,让他抗拒不得。

    沈青歌胆敢利用他一时疏忽放出照片诋毁他的小野猫,影响他儿子的生活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一场炒作,也算是,彻底决裂的最后的礼物。

    她听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最后心底酥酥痒痒的,哑着嗓子喊:“陆关山。”她从来没往这一层想,所以她真的不太聪明。果子把她扔给他,应该也是想到这了吧?360搜索iao-bi/ge大叔,非你不嫁更新快

    “嗯,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陆关山。”

    她依旧重复,把脑袋靠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“小野猫。”他喊她,十分喜欢她这番模样,手渐渐上移,拢她碎发,温柔而缱绻。

    她扬起脸,第一次凑到他嘴前,轻轻吻上他的唇。慢慢吻,缓缓吻,生怕一个错,他就不在了。

    像是初吻般,他不敢动弹,竟涌上一股青涩的紧张?

    她吻得又认真,又动情,胜过千言万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