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南宋风烟路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1268章 二虎竞食,猎人得利
    南宋风烟路 作者:林阡

    第1268章 二虎竞食,猎人得利

    p:想听到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南宋风烟路》多支持!

    作为四大战区之一的定西县境,情势却比会宁等地要扑朔迷离得多。≥

    卯时四刻,楚风流部署了金军在关川河周边的战略大局:由薛情和十二元神组成的奇兵直击林阡所在石峡湾,由其余将领组成的正军则大举进犯郭子建、海双线。

    不错,双线,与海正面冲突于下阴山的兵马由术虎高琪、完颜纲、完颜承裕、把回海、石抹仲温率领,楚风流则亲自统帅轩辕九烨、叶不寐、罗冽等人,名为由北而南攻击白碌战区,实则在进攻中并未力以赴,而是养精蓄锐、等候着苏慕梓和郭子建的两败俱伤!

    六刻,“苏慕梓于白碌、叶碾等地势如破竹,其麾下赫品章大败袁若、平郭子建,阵前扬威,锐不可当。”情报,不仅在一刻后的林阡耳,也合在当地的楚风流意。

    “苏慕梓是力以赴要郭子建死啊,如此,攻击力出,对我军便法设防。”楚风流笑叹,白碌战区这好的食物,值得郭子建和苏慕梓厮拼。

    楚风流看得很准,苏慕梓只要是攻夺白碌了,就意味他私仇终于逾越抗金。当初奇袭榆中或还算是反抗林阡、并非很明显地在理想和现实中作出抉择,但今次苏军气盛而林阡危殆,他只要出兵就算抛弃了抗金理想屈从现实——从榆中到白碌的过程,正是楚风流日积月累的诱导,也与轩辕九烨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楚风流节奏拿捏恰到好处,苏慕梓目前处于到绝路而未到。苏慕梓城府很深不是一般人,也不可能轻易被楚风流引到绝路。是的,楚风流在谋算他,谌讯、曹玄都看出来了,身为他们主公的苏慕梓怎会不知?有曹玄在他身边规劝辅佐,他也一直把握着分寸尺度。不会走上万劫不复,但如果有一种情况出现,他绝对可能脑热不计后果!那就是,林阡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林阡容易死的时候,正是苏慕梓容易心动的时候。”轩辕九烨如是分析。然而苏慕梓你忽略了,林阡容易死的时候,也是场面失衡、需要苏军控制场面的时候,如果林阡绝望了你还纠缠不休忘记控场,分明你忘本了!所以。苏慕梓只要在今晨推动杀林阡,实质不仅是抛弃抗金的理想了,还是在帮金军剿灭宋军!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宋军……后路,只有一条就是降金,那也就是绝路。于是,楚风流会在这一战中明杀林阡,暗灭苏慕梓——早先还是定西弱的楚风流,绝境下就已经在着手挑起苏军和盟军的互耗。

    当林阡死的诱惑递在嘴边。苏慕梓终于被成功诱导到绝路,在这一战的决策上果然冲动误事。对曹玄坚持説我意已决休得再谏,一心为了这次杀林阡的好机会而罔顾苏军名誉,完没有考虑苏军抗金至上的原则。或许他恢复理智还是想起来会有不妥,可是他还能怎样?已经开始打了,赫品章已经捷报频传了,还能收手吗?

    这一仗对于苏慕梓来説残忍得很。他敢出手就很可能迫林阡死,可是他一出手就必定军心动摇。苏慕梓再阴鸷也败给了一时糊涂,这条路是他自己选,攻击力是他自己打出去的,此刻想防也防不了楚风流了。只能硬着头皮、没回头路,多只能找个“洪瀚抒邀兵”的理由,来搪塞,来延后苏军军心的终分崩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楚风流掌握之中,就因为赫品章打得一往前、毫保留,她可以确定苏慕梓杀林阡忘乎所以,于是,对她,暇、也能力再设防,只能在击败郭子建的第二刻再来应对她。

    当然,也要感谢祁连山、洪瀚抒给了苏慕梓搪塞的借口。现在苏慕梓和郭子建正在打,楚风流也需要苏军只动摇、不分崩,待到他们打完了,楚风流再亲临苏军,引导他们终分崩也不迟——

    等到苏慕梓和郭子建两败俱伤的那时候、再来应对她楚风流就晚了,当苏慕梓吃了郭子建却被楚风流吃,“打林阡大获胜,却轻易败给金军”,如此,苏军命悬一线的军心能不死透?

    以上是楚风流利用宋军内耗对苏军的狩猎,而对抗金联盟,亦通过谋算人心一直在推波助澜——

    金军的“未出力、养精蓄锐”,自然做得没那么过分,毕竟他们才是陇右的主角、林阡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当赫品章和郭子建在东城打到白热,楚风流也在北部打洛轻衣,只不过“打得并不顺畅”。

    很地,郭子建就要抵不住那个骁勇善战的赫品章,楚风流希望看见的,是郭子建把洛轻衣、郭傲、史秋鹜随便哪一个拆东墙补西墙,反正现在楚风流这一路并不可怕,调走洛轻衣去打赫品章才能救急。

    一旦郭子建调兵遣将,便会加速盟军与苏军的两败俱伤,也能逼着苏慕梓加覆水难收。而蓄势待发的金军,刚好可以在这一刻发力,攻破没有了洛轻衣的北门、势如破竹一拥而入去夺东城据diǎn。

    从而真正地做到渔翁得利,大程度地两路并收。

    然而,卯时六刻之后,哪怕袁若柳闻因个个都浑身是伤,郭子建自身也只能与赫品章持衡,东城都没有再填充一兵一卒!哪怕,轩辕九烨予以攻心的话早先就已经植入了郭军——多半是盟军和赫品章的私仇,尤其那个令郭子建耿耿于怀的“耿直之死”……

    郭子建向来脾气火爆,不可能不因耿直之死动容,然而,郭子建却出乎轩辕九烨意料地宁可辛苦拉锯,也不动用多的阵容去对赫品章力以赴——这不知是轩辕九烨和林阡的第几次过招了,林阡总算先行了一步。金军苏军地道合作事件发生后不久,林阡就已经和郭子建等人做过心理工作。

    那时林阡就对郭子建説过如果苏军解体:“为了陇右的安宁,那些为数不少的、意图撤出局去解甲归隐、并未主动来降盟军的苏军——他们,我也要定了。这却涉及到一些问题:这当中不少人物,都很可能曾与盟军死战,是盟军不共戴天的仇敌。”

    郭子建是这样回答的:“主公有容敌之心。属下便该有宽恕之意,因为主公需要征伐的是天下。我答应主公,现今不会设任何阻碍,将来若能与那赫品章共事,亦绝不循半diǎn私情。即便于情而言会有勉强,但答应就是答应了,不会有半diǎn敷衍!”

    可以説,在楚风流和轩辕九烨原先的计划里,目前。狩猎苏慕梓所需要的条件已经满足,而狩猎郭子建的要素则一概没有成立。

    “林阡他,显然是猜到了我军名义为夹攻,实际会坐等渔利,所以他要求郭子建,不应对此刻占据上风的苏慕梓力以赴,而该以足够精力防御我军。”轩辕九烨微叹一声,苦笑。

    “难得这位郭子建。在林阡调教之下不像往年火性。此刻他能顺应林阡心意地坐镇东城、不被赫品章的气焰激得乱了阵脚,当对得起林阡对他的信任了。”多年逐鹿陇右。郭子建是楚风流的老对手。

    俗话説一个巴掌拍不响,苏慕梓再如何脑热,赫品章再怎样一往前,郭子建偏偏就是不肯忽略了轻重、就是不肯多调兵马来打苏军,反而使得这二虎竞食没显得那么激烈。

    梦寐以求的苏慕梓和郭子建“白热互耗”,哪怕有分毫程度的不足。都偏离楚风流的精打细算。

    “不过,由不得郭子建不力以赴。”楚风流看得出,身负绝艺的赫品章,搏杀中俨然有超越负伤在身的郭子建之势,如果连郭子建都战败。东城可能会被苏慕梓一方攻破,那时调不调洛轻衣白碌都失守定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郭子建有个既遵守林阡又能保兵力的办法是不战而退、把白碌空城留给金军和苏慕梓,但是寻常战役也便罢了,此战事关盟军生死存亡,在各大战区同时遭受战火岌岌可危的卯时六刻,郭子建退都没路可退,承担不了“失守”的罪名,不允许败,只能想办法扛下去。

    轻重缓急,赫品章一定会逼郭子建权衡,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,哪怕只调个影响xiǎo的史秋鹜,都能榨干苏慕梓和郭子建后一diǎn力。

    然而,卯时六刻是赫品章占据上风的时间,但直到卯时七刻,战报都一成不变,赫品章仍然只是占据上风,而一直法破城。

    楚风流原还希冀着赫品章能够逼迫郭子建狗急跳墙,孰料郭子建那般能撑,满心满意都是“只有这样,主公才能安!”用我郭子建的刀法和你赫品章熬,也能既遵循主公又保兵力!

    此刻城楼上对笑笑讲述他父亲威风的尉迟雪,自然也了解郭子建的刀法:“你爹的刀法,虽不见得比敌人夺目、比敌人强,却往往能持平或打赢那个敌人,因为耐力与应变都非常厉害。”早已成为草莽的尉迟雪,现今也不再是个孱弱的官家xiǎo姐,知道在丈夫出征时登临送目,知道在他鏖战时帮他击鼓。

    是的,眼看着辰时将近,赫品章仍法逼迫郭子建倾城之力投入,相反,战力和兵力反倒一起被郭子建和袁若制衡住了,顿兵城下,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怕只怕苏慕梓再打下去终会清醒,也想保存余力等我们加大攻势。”将近两刻的“慢热拉锯”,与金军希冀的“白热互耗”南辕北辙,非但不利于楚风流一开始的坐山观虎,而且郭子建的作战思路还带走了原本脑热的苏慕梓——

    由于楚风流一直有所保留、郭子建又引导性地选择以守代攻,足够时间令苏慕梓看清了金军意图,如何还能再被楚风流当枪使?可别杀了林阡也葬送自己。

    “赫品章此刻的止步不前,就是苏慕梓完清醒、在胁迫你我。”轩辕九烨看穿——苏慕梓也不是省油的灯,可能他很早就意识到了不妥、知道猛攻不利于苏军声誉,苦于法收手,现在终于完清醒了过来。看清楚风流真的已经在侵吞苏军,于是他顺着“久攻不下”的台阶下来、反过来对着按兵不动的楚风流胁迫。

    为何苏军和金军久攻不下盟军?因为不合作的两路还不如一路。因为正巧是三方动乱的关系才穷变数。

    “和苏军原还不好打;被苏军、金军一起打,説是被夹击,实际却有趣得多了。”这是林阡之前説过的,苏军蚁聚之徒、金军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战报里説苏军和金军是合力攻夺白碌的,就真是了?苏军和金军暗地里是盟友。心里是吗。

    楚风流胃口不xiǎo必然不止要吞盟军,她还希望苏慕梓也拼到精疲力尽。所以即使苏慕梓已经抛开底线完在帮金军杀盟军了,金军自己却保存了实力还在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而暗中与楚风流合作的苏慕梓,虽然确实被楚风流利用好一段时间,却在看出楚风流的别有用心之后,虽不能收手了,却不可能再加大攻势、榨干自己的后一diǎn余力。

    “苏慕梓和楚风流各怀鬼胎,盟军不可能在短期内立即受到两面夹击,郭师兄能撑好一段时间。”林阡曾对郭子建指教。

    “如此。便只能改变策略,直接攻夺白碌——先与苏慕梓合作,侵吞苏军之事,容后再议。”轩辕九烨不愧毒蛇,意识到了林阡策略的瞬间,当机立断转为中策。战前,他与楚风流自然做好了多套谋划。

    林阡所説“能撑好一段时间”,能撑起码数个时辰。然而才两刻而已。轩辕九烨和楚风流都diǎn头改变为中策,是因为。太在乎,太在乎他林阡,“林阡太低估他的影响力。如果‘林阡死不了’和‘苏军难以拔除’两个后果摆在眼前,我军会毅然而然地选择后者。”

    不错,一旦金军发力剿杀,则苏军将有所喘息、难以拔除。

    需知。当苏慕梓用“洪瀚抒邀兵”来搪塞、苏军军心其实已经有所回旋,这种情况下,必须满足“打林阡大获胜,却轻易败给金军”这样苛刻的条件,才会令苏军命悬一线的军心死透。才会令楚风流比较轻易地説穿“洪瀚抒邀兵”是假象、击溃苏军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而如果苏慕梓在这场战役中,是和金军两路击败郭子建入驻白碌的,则苏军并未与郭子建两败俱伤,苏军战力上并未低于金军分毫,可能还能与金军势均力敌、分庭抗礼——

    届时,苏军完可以接着和金军打而又一次地摆脱降金嫌疑,“洪瀚抒邀兵”将是苏慕梓抗金的通行证和跳板,不管洪瀚抒本身介不介意。论如何只要楚风流现在动手打白碌,苏军都不太容易在此战就分崩,将来还会野火燎原形成陇陕的第二大匪害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便宜了苏慕梓,也必须先杀林阡了。

    问哪一个金兵金将,回答恐怕都是一样,谁都希望陇右进入后林阡时代!

    “盟军不可能在短期内立即受到两面夹击?”对不起林阡,让你失望了。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。

    不料想,辰时前后,金军才动,又传变数——

    就在辰时前后,传来了林阡解决阴阳锁难题、祁连山与盟军言和的消息,虽然轩辕九烨和楚风流都还握着司马隆和薛情两大保障,却也在那时意识到了被林阡上屋抽梯,大叹失策。

    林阡颠覆棋局的厉害之处在于,他不动则已,一颠覆几乎同时胜负逆转,让你在棋盘的哪个战区都来不及调度。

    不久以后的司马隆和薛情都会战败甚至战死,别説楚风流,轩辕九烨都不可能预料,辰时前后自然只是因上屋抽梯而撼,撼而不乱。

    然而这同样的一条消息,却在苏军中掀起滔天巨浪——偏就在金军终于发力的时候,苏军的军心动摇过早地演变成了分崩!金军起先发力还只怕苏军军心难分崩,现在却军心分崩过早,这一出简直戏剧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动摇过早?因为苏慕梓説服曹玄出兵白碌的理由是:“我们不是和金军合作,是响应祁连山洪瀚抒!”

    先前,还可以美其名曰是和祁连山合作,虽然也会留下被后人挖掘的疑diǎn。但毕竟少,如今祁连山和盟军言和、林阡是洪瀚抒的救命恩人,但凡有良知早就有疑问的苏军,怎还好再不依不挠地和林阡拼斗?当疑diǎn已经化为污diǎn!

    怎好和金军同时攻夺白碌,一起入城?那即使日后再翻脸也不是分庭抗礼,那是分赃不匀啊!你们还抗金?你们和金军私通过!

    因为这一diǎn缘由。赫品章等人再也不能理直气壮,时机不对,师出名,苏军稍事退避,与郭子建短暂休战,而彼时洛轻衣与轩辕九烨的战事终于拉开帷幕。

    好一个苏慕梓,他现在却还不停止要进攻白碌,因为战报里林阡内力枯竭、性命仍在一线之间,那么打下他的白碌也有可能会令他伤重不治!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。于是借口説,现今形势已经回不去了、已被林阡的人认作仇敌了、现在除了打下白碌没有路走,难道我们要对林阡低头承认错误?

    苏慕梓,竟然用“一错再错”当借口?只因为看到楚风流发力了,他打白碌的机会终于来了,不会葬送自己也能杀林阡了……这,其实也是轩辕九烨转为中策时,不担心苏慕梓不合作的自信和魄力。苏慕梓看到金军发力,排除了自己后顾之忧后。那热劲又会重上脑,苏慕梓一定会想合作!可是这一切,如果有洪瀚抒挡着,都能成立,没有洪瀚抒,如何还可以!?缺少理由和借口啊!

    没有洪瀚抒当挡箭牌了。洪瀚抒的恕不奉陪,使得苏军毛将焉附,崩溃解体只在刹那。

    “主公,请理智!”得知洪瀚抒凤箫吟解危的曹玄,抱着后一线希望试图阻止和説服苏慕梓。情况变了你看不出来吗你没意识到危险吗。约束条件变了,原来的收益就会变成成本。可曹玄知道也许现在怎么劝都来不及了,事情要崩溃的时候排山倒海人力不能拦!

    “攻夺白碌!”当这日清晨苏慕梓的连续两次站队都举足轻重,苏慕梓却因为知道这是杀林阡的好时机竟忘记权衡轻重,两次都説出兵白碌!攻夺白碌!

    曹玄倒吸一口凉气:下一步呢,下一步就是降金了吗?他真的后悔,也许谌迅的精神洁癖是对的,有些人循序渐进才会走到罄竹难,有些人只要两步就能走到十恶不赦了,曹玄在榆中那时候就应该阻止的!追悔莫及,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主公,如此糊涂,如何还值得跟随!?”曹玄绝望地松开原先紧攥住苏慕梓的手,一如当年谌讯。

    别跟随这个糊涂的主公了,大家散了吧。曹玄以这句话来终结,是真的失望,还是谏言?希望掷下这么重的一句威胁来砸醒他?!苏慕梓转头看他,目中赤红,怒不可遏:“曹玄你!”

    曹玄説时,已有苏军中的抗金派鼓起勇气、接二连三地从苏慕梓身边离开,逐一走到了曹玄的身后簇拥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推动我苏军解体吗?”苏慕梓眼中然愤怒的热泪,冷笑,“曹玄枉我以为你和我的目标一样,是我的知己,原来比谌讯还会优柔寡断、妖言惑众!”

    “从老主公到顾将军,我南宋官军,从未有人降金过!老主公从来都只利用金军,即便顾将军后来归于仆散留家,那也是迫不得已、权宜之计,而且他也后悔了、他叛变被金人杀害!”曹玄也目中噙泪,回忆着苏降雪、顾震、哪怕越野,谁都没有这么窝囊过。

    曹玄早就该发现,自己真的看得不如谌讯远,苏慕梓潜意识真的没朝廷,诚然对吴曦的信仰不可能比得上对苏降雪的,曹玄自己也是,否则为什么带川军来找主,然而,苏慕梓不遵循吴曦也罢,他有遵循苏降雪吗?!

    “曹玄,当初谌讯诬陷主公降金,你也説他是诬陷、胡説、他太理想化!主公什么时候降金过!”苏慕梓的死忠急忙相护。

    也许陇右官军报仇心切情有可原,曹玄和谌讯确实没有像他们这样在陇右寄人篱下、流离失所这许多年,所以他们也接受了,陇右官军不能站在本应站在客观、理性的立场,却也不该到这份上了还泥足深陷,心甘情愿丧尽天良!

    “我只后悔。当初没有支持谌讯,他看问题比我们任何一个都早,他知道什么叫防患于未然,真正恶化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!”曹玄痛心不已,他从短刀谷带来千里寻主的南宋官军们此刻基本已与苏军化为两派。甚至他身后已有原先的苏军归拢。

    “降金?!谁説过我降金了!”苏慕梓终于张皇四顾。

    便那时,和郭子建休战久矣、尚在寨口焦急等待苏慕梓曹玄下一道命令的赫品章,法再等,亲自前来,带来的是一道令他法再等的消息:“主公,楚风流大军就在寨口叫阵!”

    “楚风流现在来打我军?”“可见主公没有和金军合作!”这时有人窃窃私语,眼中泛出一丝希望的光。

    “主公和楚风流串谋演戏吧,刚説他降金,金军就来。解围未解得太是时候!”“主公出去打打看啊。”却必定有另一派猜忌。

    “她不打林阡,打我们做什么?是看我们好欺负吗?!”人群中还有人这样问。这却不可能,楚风流怎么可能放弃潜在的盟友。

    曹玄愤怒凝望着苏慕梓,他太了解主公了,他毕竟帮主公传递过那么多次和楚风流合作的情报,他知道楚风流现在不打郭子建反打苏军不实际,所以,当轩辕九烨在和洛轻衣交战。楚风流肯定是用来帮苏慕梓的……

    因为,金军也知道了阴阳锁的解开、洪瀚抒这一挡箭牌的丢失。金军必须稳住这个数日内甚至数月都需要合作的对象,所以,楚风流现在根本没带什么兵马,是故意要送给苏慕梓一场胜战的,是想帮苏军稳住分崩过早的军心,给脑热的苏慕梓一个台阶上去。让他们能够有理由和借口去打郭子建——名义是踩着金军去以苏军自己的思路打,实际却是和金军两面夹攻。

    凭郭子建和洛轻衣的攻防体系,轩辕九烨和楚风流不可能一家击垮,所以他们不允许苏军分崩过早、谋求着这迟到的两面夹击。或许,楚风流已经在和苏慕梓的密报里説了。“先杀林阡,再分白碌。”

    而这道密报曹玄没有收到。向来负责与楚风流通信的曹玄,显然因为对苏慕梓的阻挠而失去了苏慕梓的信任,是以今次私通,曹玄这个直接桥梁,被苏慕梓备用的间接渠道取代——足以説明,今次私通,是苏慕梓发起。

    “还怀疑什么?此情此景,分明是楚风流不能失去我军的援助、否则她很难打郭子建洛轻衣,所以她怕苏慕梓没有借口、和他串通做戏罢了!”曹玄大怒説出真相。

    沉默多时的苏慕梓,早已感受到了曹玄的怒其不争,在这四境声的关键时刻,忽然冷笑了三声,却説出一句话令曹玄登时背后一寒:“曹玄,楚风流是来见你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曹玄万万没想到这一句,显然懵了。

    “林阡先死、我军离散,是楚风流和你希望的吧。”苏慕梓大义凛然,他説的另一种可能就是,楚风流为什么来这么巧,因为现在正好是苏军内乱;楚风流打苏军做什么,因为楚风流本来就既想吞林阡要想吞苏慕梓,现在趁着苏军军心离散正好将他们击垮使他们分崩。

    “楚风流不能失去苏军的援助?不过你曹玄一家之言。她先前打洛轻衣不顺畅,现在怎就顺畅了还有余力来打我们?谁知道楚风流的真正实力、事先韬晦了多少呢?”金军多少有diǎn狼来了,令曹玄“楚风流不能失去我军的援助”的论diǎn不成立。

    楚风流情报为什么这么准,因为,“楚风流在我军安插了内鬼,这内鬼就是他曹玄!”

    “苏慕梓……”曹玄料不到他抢先一步、反咬一口,在自己揭发他之前就断了自己的后路。

    “曹玄,我不可能任凭我苏军名节败在你的手里!!”苏慕梓义正言辞,原先归向曹玄的陇右苏军,如墙头草般有倾斜趋势,却有多人还迷惘不解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曹将军!他是吴都统面前的红人啊。”“他早已是川蜀官军的第一人,何必!?”“没有曹将军救命,根本没有我军的现在。好吗!?”“他有什么动机,放弃川蜀的好日子不过,来这里先救主公,再出卖?”

    曹玄,那是曾经帮苏降雪在川军立足和张诏、郭杲、王大节都打好关系的关键人物,同时他也是苏慕梓和赫品章这些人的救命恩人。曹玄的拥趸。多数是短刀谷时期便一直跟随他的,也有郭杲、吴曦时代由他提拔和栽培的川军。

    “川蜀官军第一人?众位可知,他已和楚风流密谋,要谋夺吴曦都统的川蜀!?”一语既出,体皆惊,“楚风流给他的条件,那可不是官爵,直接是封王甚至于川蜀自立。逾越了吴曦,才是真正第一人。为了得到川蜀。他答应了帮楚风流剿灭林阡。至于我们?都是楚风流的另一个眼中钉,和棋子!”苏慕梓狂笑。

    “苏慕梓,志向岂能随便栽赃?”曹玄自认为行端坐直。

    “你曹玄心中,难道不是只有权!?我一直依着你説出兵白碌、攻夺白碌,那只是降低你的防备,好营救我在你手上扣为人质的妹妹!”苏慕梓嘴脸一瞬加邪恶,曹玄一怔,心如被箭射中:“慕涵?”原还从容不迫。忽然后背湿透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他逼我説了这么多违心的决定。还装作一副苦劝果的样子,其实他才是主使,他逼我这么做的!我迫不得已、投鼠忌器,正是因为,他劫持了我的妹妹威胁!他教我演出带领苏军集体走错路甚至降金的表象,却暗中和楚风流勾结要蚕食我苏军的基业!没办法。为了慕涵活着,我只能依着他的説法、做法,可是我,不能让苏军万劫不复啊……”苏慕梓如演説般慷慨激昂,声情并茂。这本来就是他的擅长。

    好説法,苏慕涵这几天一直被苏慕梓安排在曹玄住处照顾,苏慕梓把一切都解释成了先前都口不对心、现在终于蔽了曹玄救出了妹妹,终于可以説出真心话指认幕后黑手了!

    苏军军心,因苏慕梓而重有凝聚之向,不愧是凝聚麾下的人才啊。在看见苏慕涵“被解救”出来的那一刻,曹玄长叹一声,岂止如此,苏慕梓是在绑架他,楚风流现在驾临有个楚风流自己都不知道的作用,就是在绑架曹玄的心,你看见吗,现在金军就在寨外、你忍心与我剑拔弩张、内耗而葬送给外敌?!论楚风流来意是不是真的和苏慕梓合作,当看见苏军已经分崩,楚风流未必不会改变主意、趁机侵吞,不能让这女人看见战机!

    慕涵此刻似乎受到了惊吓、恍惚一直含泪看曹玄,话都説不出半句,他向来疼爱慕涵,不愿去质问心智不成熟的她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是在营救xiǎo姐的时候,在曹将军的屋子里,发现的罪证!”

    在曹玄原想放下的那一刻,苏慕梓竟得寸进尺——

    得寸进尺?还是处心积虑?是急中生智诬陷他的?还是事先想好的用他来垫脚?!

    曹玄忽然有些懂了,苏慕梓为什么那么糊涂,苏慕梓为什么脑热什么都不管,不,他一diǎn都不糊涂,他没有失去过理智,因为这些楚风流设计给他苏慕梓的罪名,他可以顺水推舟部都送给曹玄!

    所以,苏慕梓反咬自己的这一口,是……早就想好了拿他当替死鬼!不是今日才恩断义绝!

    “为防万一,接下来但凡要和金人有任何接触,都由曹玄代劳,主公一丝痕迹都别留下。”这句当初由曹玄自己提出的忠义之举,竟然是苏慕梓现在用来倒打一耙的证据!

    那段时间,曹玄为苏慕梓四处奔走,对内压制舆论的同时,与金军的使节暗地谈判,不下一次……也就是説,现在随便拉个金军俘虏来説,他们在军营见过的都是曹玄,不是苏慕梓!

    是曹玄背主妄为、企图自立!联系他适才説出的不再跟随苏慕梓,似乎谋叛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“这道信就在曹将军案上,就是此刻与金军约见吧……”莫须有,谁能破译信上的语言,随便拿一封都能栽赃。

    “原来,真是你!”苏慕梓脸色大变,“品章。拿下他!”

    楚风流教他的“一边求人,一边谋人”,他对曹玄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曹玄万没有想过苏慕梓会出卖他,放下川蜀那么多好事不做,陪他受苦还被出卖。

    证据确凿。百口莫辩,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曹玄一旦落,苏慕梓先前失去的“洪瀚抒邀兵”,则成功换了正当理由,“一切都是曹玄胁迫”,从此他的降金嫌疑消。

    苏慕梓,他显然是早有准备的,如果曹玄反对,反对到令他苏军分为两派。那他就将曹玄当弃子。用之人,死!

    没想到曹玄破坏力这么大,真的能阻止他出兵白碌,现在他被迫和楚风流撇清关系,不可能再和金军两面攻夺白碌和迫林阡死,而是,必须推翻曹玄和竖起与楚风流为敌的大旗,当楚风流就在不远。没关系,我苏慕梓还有别的路。

    辰时方过。兵变刚生即灭,此刻军心归苏慕梓,苏军空前兴盛,而楚风流兵临城下,苏慕梓是去暗中通知她“我已经解决了内变”“请楚将军退兵”?不,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苏慕梓此人。比楚风流算计得可怕得多——

    先前发现你楚风流坐山观虎斗,我苏慕梓在战场上确实没法设防你了,因为赫品章确实已力以赴一往前;

    但之所以战场上没设防,是因为军心上,我对你已设防到懈可击。你万万想不到,我会把罪名事先都推给曹玄吧!

    哪怕我苏军会被你金军背后一刀,哪怕我苏军并不能借此战逼死林阡,起码我苏军军心绝对不会散!会团结在我苏慕梓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只要有军心,什么做不到。卷土重来,卧薪尝胆是我苏慕梓的强项!

    而且,林阡真不会死吗?苏军会被金军背后一刀吗?你错了楚风流。

    换个角度,我苏军早利用你们金军杀死林阡了,别忘了现在的战报里林阡生死未卜;

    又是谁对谁背后一刀?我军既不能和你楚风流合作了,现在要打的就是你楚风流,趁你现在完不知情。

    杀死了一个金国王妃,论对于巩固我苏氏军权、还是领导南宋抗金,都是意义非常重大的事。

    不是和你合作打白碌,是利用你的死、同时也利用林阡的死,去打白碌!!

    那时,我军众志成城,杀了你再打白碌就名正言顺没和金军合作,赫品章本就比郭子建强,可以改顿兵城下为加大攻势;另一厢,金军与盟军都丧失主帅,洛轻衣和轩辕九烨又互耗久矣,谁会渔翁得利,谁狩猎得了谁?

    我苏慕梓,才是这二虎竞食的猎人,我利用的是“楚风流和林阡都想谋求我、而都不可能先置我于死”,我利用的是“楚风流和林阡不可能与对方合作一起来打我”,我利用的是“我可以与你们随时敌随时友,我被你二人彻底低估”。

    可叹楚风流一生胜战数,连林阡的计谋都能识破,偏就栽在了苏慕梓这个xiǎo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当北城轩辕九烨与洛轻衣开始交锋,楚风流必须来帮忙制止苏军分崩、继续军事同盟,楚风流此刻来的缘由很简单:“洪瀚抒归顺林阡,则苏军必定分化,我等去佯装压境,事先告知苏慕梓配合。”

    终于楚风流此刻送上门来,为了一己之私,苏慕梓竟然讽刺地真的抗金了一次。

    当苏军准备十足,金军毫防备,苏军强势冲击,金军措手不及,苏军气势汹汹,而金军以为他们分崩在即……

    此情此境,苏慕梓大挫楚风流罗冽,令赫品章箭伤楚风流,他的目标本来就是杀死楚风流,若非罗冽以身体护住栽倒下马的楚风流,楚风流必死疑。

    然而尽管如此,楚风流都胸口中箭血流如注,在场宋金军兵都看见,她落马后生死不知,忽传罗冽一声惨呼,痛哭流涕,王妃薨了……

    “楚风流,既然要和林阡一起断我的路,那便和他一起死吧!”阵前,苏慕梓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谁又知道,得知变故的楚风流,身负重伤的楚风流,在掉落马下的那一刻,还未处理伤口低声和罗冽説的第一句就是:“哭!”

    林阡、轩辕九烨和楚风流都低估了苏慕梓,他用他的实力,对谋求苏军分崩后兵马的楚风流林阡等人,狠狠地一人给扇了一巴掌,代价只是个xiǎoxiǎo的曹玄,一个日后可能威胁到他的人。

    由于金军折损良多,楚风流必然横生杀机,这一刻就用自己的“战死”,麻痹那旗开得胜的xiǎo人吧!

    归营之后,简单处理了伤口,楚风流当即与罗冽商讨,如何在此地以少胜多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军与他的接触,是曹玄一手负责,他早已……置身事外。”罗冽获悉曹玄替罪,暗叹苏慕梓心机之深,“今次联络苏慕梓用了另外的渠道,没想到就是暗藏祸端。”看楚风流换下的衣衫血迹斑斑,罗冽不禁心头一颤:“末将该死,应该动用苏军中的细作,随时掌握情报的,一时大意,害了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妨,他如今大获胜,见我身死必定大意。现今正论功行赏、以及处决曹玄,正好利于罗冽你反扑立功。”见楚风流重穿戴战甲,罗冽凛然起身:“王妃您?”

    “你只需负责击溃苏军、纳降招安,我也有两个任务,守株待兔、避实击虚。”楚风流意味深长,一如既往的潇洒自信,兵法谋略,谁及得上她。是的,她从这里看出了战机:“罗冽,曹玄会甘心被苏慕梓出卖?”

    罗冽恍然大悟:曹玄也一样不是省油的灯,他不可能甘心就死,必然有亲信向邻近的郭子建袁若求援,郭子建袁若眼看苏军要亡、怎会不考虑林阡先前的话、赶紧过来帮忙和纳降?加上已听闻王妃身死,来的路上必然不会有过多设防。如此一来,王妃之死麻痹的到底是谁!

    “走下策,打胜战!”楚风流笑。可叹林阡先前对郭子建所説的对苏军的包容,虽拆了楚风流的前一计,却被楚风流抓住,非常利于后一计。

    前一计是希望郭子建为了杀苏慕梓头破血流,后一计是要看到郭子健为了救苏慕梓头破血流。总而言之,苏慕梓能够和郭子建一起头破血流了。

    罗冽肃然起敬,所以王妃会在郭子建援军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、守株待兔,迅速处理,而即刻挥师东进、代替苏军的位置、和轩辕九烨夹攻白碌。

    没你苏慕梓帮忙一起打确实打不过郭子建洛轻衣,但要你苏慕梓帮我调开郭子建的某一路还是有方法的,那就是让他来救曹玄、来参与你们的内讧。届时郭子建实力有所空虚,我金军如何还打不下白碌。

    虽转为下策,收益却和上策一样。(xiǎo説《南宋风烟路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多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微信,diǎn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

    第1268章 二虎竞食,猎人得利

    - 肉肉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