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南宋风烟路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7章 回眸见,倾城色1
    南宋风烟路 作者:林阡

    第7章 回眸见,倾城色1

    第7章 回眸见,倾城色1()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,大事不妙!”这天清风荏苒万里无云,已经订下客栈的诸位静候蓝府动静,6怡、江晗、云水师兄妹几个心情大好,一早出门闲游去了,哪料6怡回来一进门就慌张大喊。

    胜南循声而来,面带微笑迎上:“怎么了?什么能打击到天不怕地不怕的6大xiǎo姐?”

    “最新消息啊!原来宋恒就在蓝家府上!”6怡説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众人皆惊,九分天下的“江西一剑封天下”宋恒?!

    五津6凭对视一眼,五津看向胜南:“看来你説的那两个金人当真管不了蓝家的事了,人家的未来夫婿已经到了。”6凭捋须笑着:“希望能晓之以理,宋恒虽然脾气大,是非还算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不,爹爹,你知道宋恒为何在蓝府?”6怡睁大了眼。

    “那显然,在等‘赐婚’啊!”五津笑道。

    6怡摇头:“告诉你吓死你,宋恒这次来不是求亲,而是説亲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五津站起身,“我,我真的要吓死了!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‘那xiǎo子狂妄得很,称天下女子他都看不上眼,只追求大理第一美女蓝玉泽一人,写了篇情诗过去,説什么‘为顾仙女舍群芳’,结果蓝姑娘对他看不上眼,回复了一句‘不爱脱眷俗尘’,还评説宋恒那情诗不伦不类。’这可是所有人都传説的段子!”6凭一字不漏背出来,“他説亲?也是説他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不是,説的是蓝玉泽在江湖上唯一仰慕的少年英雄,也是宋恒虽然狂妄却无法在他面前狂妄的那个谦谦君子,是让宋恒唯一一个从头到脚都心服,二话没説为他跑腿甘之如饴的人!”6怡一口气説完,闻因轻声道:“爹,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?”

    ”有这么一个人么?”胜南搜索了良久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有,而且普天之下,怕只有一个。”五津叹了口气,看向闻因,“就是你徐辕哥哥。”

    6怡胜南笑嘻嘻地准备继续话题讨论,突然瞥见柳闻因什么也不説径自流眼泪,被吓了一跳,胜南好奇地去抱她:“怎么了闻因?谁欺负你?林大哥帮你去欺负他!”

    闻因泪如泉涌,她哭的模样比平日更可爱,6怡都不由得收起恻隐去捏她xiǎo脸,闻因泣道:“便是那蓝玉泽,强抢我徐辕哥哥,我不会让她得逞的,绝对不会!”胜南6怡哑然失笑,6怡逗她:“闻因你才几岁,哪里谈到这些话题了?!”

    “闻因,爹支持你,把蓝玉泽树为敌人,志向高啊!跟她当一辈子敌人,直到把心上人夺来为止。”五津煽风diǎn火,6凭赶紧扔他铁胆:“别教坏xiǎo孩!”

    “闻因,你在干什么?”翌日清晨,胜南带闻因去蓝府周围视察环境,一转身闻因已经窜上了围墙,一溜烟好远了,有其父必有其子,父女二人行事作风都如此古怪。

    胜南担忧闻因安危,赶紧跟上去,又不敢也窜上围墙,只能在下面伸手接她:“快,快下来,被人现就糟糕了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离间蓝玉泽和徐辕哥哥!”语出惊人!林胜南怔在原处,不禁“啊”了一声,“慢着,你想怎么离间?”

    “説徐辕哥哥坏话啊,让蓝玉泽对他不再倾慕!”闻因坐下来往里面观望,转过头对胜南説,“你也上来吧!这里就是蓝玉泽的屋子,上来跟我一起説。”

    “徐辕哥哥哪里有坏话让你説,像他那样的武林天骄,不知有多少女子倾慕他,就连我们泰安,倾慕他的就不计其数,你怎么让蓝姑娘不再倾慕?”胜南説着也跃上去坐在她身边,其实是想劝她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很容易啊!其实徐辕哥哥除了习武聪明之外特别笨的,他要开箱子上面的锁,有相应的钥匙也打不开,硬要用内力把那锁捏碎;他要取布袋里面的东西,可是不会解开那个很简单的结,结果你猜怎么,他就直接把布袋撕得粉身碎骨。而且以后一遇到这些麻烦的事情,就直接捏锁撕袋子,蠢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一身好武功是这么练就的。”胜南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呢,有一次我去金国看他,结果被金人抓去了,他救我就救啊,偏偏穿了两只不同的鞋子去救,这件事已是金国一个大笑话了。”闻因道。

    林胜南笑得前俯后仰:“看来这个武林天骄还真是傻傻的很可爱。可是那又怎样,你不是照样喜欢他?以此类推,蓝姑娘一定也一样爱他。”

    正説着,房门被推开,闻因欢喜地站起身来:“蓝姑娘,我有徐辕的劣迹要跟你説!”她一激动没有站稳,眼看着要摔下去,胜南赶紧托住她,心下暗忧:不知那蓝府十绝现在何处。无意间低头循声望去,不由得一愣,站在花园中央的少女大约十二三岁的年纪,豆蔻梢头二月初,只恐这美人云集的大理,卷起珠帘也总不如,这样旷世绝美的容颜,被自己无意一瞥,真是糟蹋了,胜南一阵心虚,凝神看她,就如同一块雕琢细腻的完璧。满园好风景,犹其独暄妍,遥坠雾中雁,轻摇云上烟。

    胜南顾着看她,失魂落魄没有站稳,拉着柳闻因一起摔了下去,刚一起身,那蓝家xiǎo姐一脸愠怒地走上前来:“你们哪里来的xiǎo贼?!”她虽然凶巴巴的,仍旧难挡逼人的美貌,鲜花迷眼,却也扎人,胜南要救闻因,也不愿再留在花丛中流连,“哎呀”了一声:“好大一只蝎子!”蓝家xiǎo姐“啊”的尖叫一声跳开来,一回身,林柳二人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,哪里来的蝎子?”背后传来的声音里,带着关怀和亲切,蓝家xiǎo姐喜道:“姐姐你来啦?刚刚那个少年真是气人,看他长得眉清目秀,却也只是个xiǎo贼!”在她对面的是个一袭白衣,轻纱蒙面的年轻女子,她垂眸低眉,幽幽叹气:“为何所有的少年,都喜欢和那蝎子扯上干系呢?”

    妹妹一愣,愠怒道:“姐姐莫不是又在惦记那徐辕,那个没良心的,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看看你,这一次也是,要提亲自己没空,派谁不好派这个骄傲自大刚愎自用的宋恒!”

    姐姐抬起头来,一双美目,透现出来是无尽的思念和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行动开始,故事也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也许,缘分,不,仇恨早就埋下来等他?

    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缘分,与饮恨刀有关。

    蓝府的大门紧闭,众人已经在门口作好了准备,6凭向大家示意,轻声道:“承信适才看见了蓝玉涵进去,一直都没有再出来,这个时候进去要人应该是最佳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金人也一个也插不了手。”五津语气严肃,“大家xiǎo心。”

    江晗率先去叩开蓝府家门,6怡尖叫一声“xiǎo心”,一根棍子直直伸出正是一招“猛蛇吐信”,江晗身手矫捷,立即一让,门已大开,虽然可以看见府中花草树木、亭台轩榭,活脱脱一个大理江南,院子里却极不协调地站了九人,不是蓝府十绝中人又会是谁?

    那九人齐齐出棍:“等你们好久了,上吧!”

    柳五津一见那阵势就已知彼:“那是洪兴为祁连九客创造的‘星罗棋布’阵,至今难破!”

    江晗年少轻狂,提剑上前,但刚一入阵,便力不从心,那九人哪里是九人,简直以一抵十,把江晗围在其中,几乎密不透风,云江、云水赶紧上去在外围分担,6怡边看边赞:“真如星罗棋布一般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江铁三人缓过一棍,另一棍紧紧跟上,越打越密,越打越令他三人招架不住,千万只手也应付不来,胜南6怡正要上前相助,五津一把拉住他二人:“等等,看见没?”用手一指,胜南和6怡循声而望,不由得惊服,6凭不住diǎn头:“不错,这九人虽然快,毕竟不如祁连九客。”

    时间一长,九人之间缝隙增大,肉眼看得清楚明白,不再像那星云密布,到像是空穴般难以遮风,6凭瞅准机会,朝间距中以“天女散花”的手法扔铁胆,那九人一个被迫停,就乱了整个阵势,江晗三人乘机跳出重围,站到了蓝府之中。6凭一笑抱拳: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蓝府十绝握棍不动,江晗沉不住气:“快diǎn!把蓝玉涵给我叫出来!”蓝府十绝傲然:“叫又如何?不叫又如何?!”

    江晗大怒:“你们既是手下败将,为何如此无礼!”忍不住又要动手。只听一个女子清脆的声音:“十绝,你们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女子从院子拐角处出来,光彩照人,婀娜多姿,正是那美貌绝伦的蓝家xiǎo姐,她身着红色缎子,一双大眼睛神气灵动,面容精致,6怡都不禁看呆了,轻声在胜南耳边道:“就是那害你摔跤的第一美女么?”

    胜南面红耳赤:“她固然美丽,只怕还不如传闻中那样,人称大理第一美女,看来名过其实了。”

    十绝谦恭道:“二xiǎo姐,这帮人无故生事!”

    江晗怒而打断:“什么无故生事!把蓝玉涵交出来!”

    少女脸上也是少不更事的傲气:“你是何人?和我哥哥有何仇怨?!”

    6凭将江晗拉到身后:“承信,不要无礼。这位想必是蓝家xiǎo姐、人称大理第一美女的玉泽姑娘了!果真出脱得亭亭玉立,请转告令尊大人,説路南铁胆6凭求见!”

    蓝xiǎo姐一愣,微笑道:“原来是贵客,失敬失敬,十绝,贵客来访,为何还大打出手,6伯伯,请随我来!”説罢领着大家经过后花园直接向大厅而去。

    那大厅坐落在曲径通幽处、葱翠青木中,沿途不见蝶恋花舞,却是深院梧桐、寂寞云杉、茂林修竹、浅水碧溪、清泉洗石。解释不清的是,大厅中为何竟有一种淡淡幽香,不是女孩儿抹的香粉胭脂,应该是花香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蓝家xiǎo姐浅笑着,清新自然:“家父恰恰不在家中,xiǎo女去请母亲姐姐来会客。”

    众人坐下,侍女进茶来,6凭呷了一口,江晗哼了一声:“什么不在家?我看是骗人!”6凭瞪了他一眼,胜南起身四处随意察看,见这大厅内有四幅书法分别挂在四面。

    一幅龙飞凤舞地写着:

    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

    笔锋恰倒好处,有些许凌厉,但不似名家所写。

    又一幅,字入木三分:

    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

    转至另一面,字体豪放:

    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

    然而最后一幅却苍劲中略带凄绝:

    莫把江山夸北客,冷云寒水更荒凉

    胜南啧啧称赞:“看来这个蓝玉涵志向还很高啊!”奉茶侍女走近道:“这位公子説错啦,这书法不是少爷写的。”“字体清俊又不失气势,莫非是老爷所写?”

    侍女道:“这是xiǎo姐写的啊,她怕少爷失了志向,写在大厅里鞭策他的。”

    胜南一惊,自语道:“蓝姑娘?跟她的性格脾气不大一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阁下见过玉泽?”帘被掀起,众人的眼光集于一diǎn,这个话的是个与胜南江晗等人年纪相若的少年,仪表不凡,浓眉大眼,但是明显还稚气未脱,不过不説也猜得出来,九分天下之江西一剑宋恒是也,宋恒看见柳五津,似乎意料之外:“柳叔叔?原来真是自己人?……怎么?你们追双刀的,为何也来到了大理?”

    “不瞒贤侄,现下双刀正是在蓝府。”五津站起身来,“江西最近天下太平么?怎会有时间来到大理?”

    宋恒脸上红一阵白一阵:“江西无事,碰巧天骄正为比武大会做准备,我便帮忙到大理来安排它事。不过玉泽姑娘似乎很讨厌我,看见我就戴上面纱,我走了又摘下来,她不累么!”

    宋恒説着,脸上尽是委屈,根本不见平日里的狂妄自大,胜南笑道:“这一diǎn和咱们见到的蓝姑娘到有diǎn像,满有个性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错啦,阁下见到的,是咱们二xiǎo姐玉泓。悄悄告诉你们啊,两位xiǎo姐都被人惊若天人,不过还是大xiǎo姐胜上几筹。”侍女笑道。

    闻因6怡诧异至极:“什么?还有更美的?!!”“看,夫人和两位xiǎo姐来了!”

    第7章 回眸见,倾城色1

    - 肉肉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