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一四五章 我服了!
    吕布侧目看去,见是一褴褛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神情很是兴奋,吕布却没有丝毫兴致。

    于是,收回目光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见到吕布不搭理自己,孟达急了,继续大喊起来:“喂,你别走啊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之前的队率赶忙过来捂住孟达嘴巴,同时用眼神示意,让他赶紧离去。

    其他士卒也是一阵愕然,心想这小子一定是疯了,居然敢来挑衅吕温侯,当真是老寿星吃砒霜,嫌命太长!

    也就温侯这会儿心情好,要是遇见心情烦躁的时候,估计脑袋都给你拧下来。

    然则孟达完全不买队率的好意,他现在的眼神里全是炽热的光芒,整个天地间,也只有那道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捂住嘴巴的手掌撇开,越过队率,双腿迈开狂奔,直接冲向吕布。

    既然撞见了,今天怎么都得交手,分个高下才行!

    吕布不搭理,那我就自己过去!

    看着孟达急跑前冲的身影,队率揉了揉手掌,心中暗自咋舌一声:这小子,好大的手劲儿!

    其他士卒见状,肯定不能让这小子胡来,于是纷纷上前阻拦,伸出手掌,想要将其擒获。

    有道是,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    孟达根本不怵这些,接连抓住伸来的手臂,借助巧劲,将他们连番甩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路横冲直撞,寻常士卒竟也拦他不住,眼看快要冲到吕布近前。

    吕布顿了一下步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马超见状,道了声:“义兄,我来!”

    吕布遂不作迟疑,继续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马超转过身来,看着逼近的孟达,摆了摆手,让那些在后面追逐的士卒各自回到岗位。

    没了士卒的束缚,孟达顿觉一阵轻松,不过当他望见前方拦路者是一名少年郎时,他又觉得自个儿受了轻视,这也太看不起我了吧!

    “小子,赶紧让开,我要找的人是吕布,你绝非吾之敌手!”

    孟达双目暴光,脚下不停,登时大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马超不为所动,甚至出言相讥:“你,也配?”

    装比,自是有装比的资本。

    如此赤果果的侮辱,孟达哪里能忍,恼羞成怒的他,决定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好看。

    冲至近前时,马超仍不避让,于是孟达右手握紧的拳头,猛地一拳挥出,直攻马超面门。

    马超眉梢轻挑,目光随着孟起的身形而动,脑海中不断计算着孟达的速度和出拳的破绽。

    看准时机,同样是一拳挥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攥紧的拳头还没落到马超脸上,孟达反倒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,踉跄倒退几步,才勉强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随后,他用手摸了摸鼻下,竟然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子敬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见到好友吃了大亏,被阻拦在外边的法正急得大喊。

    稳住身形的孟达向寨门方向摆了摆手,示意法正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方才交手的时候,他根本没看清马超的出拳动作,只依稀看到有一道残影闪过,随后那拳头便落在了自个儿脸上。

    这家伙出拳迅猛有力,比起之前遇到过的县内少年,不知要强上好几个档次!

    不能再掉以轻心了!

    孟达正式打量起马超,心中如是说着。

    马超则勾了勾手掌,示意孟达继续。

    吃了亏的孟达自是心有不甘,定神之后,握紧了拳头,脚下一个垫步发力,俯冲马超。

    之前在郿县的时候,从来都是他把别人摁在地上打,哪里受过今天这种憋屈。孟达发誓要找回场子,手中提握的两只拳头,宛如狂风暴雨,不断轰向马超。

    马超自也不怵,在跟随义父之前,他可是被羌人称作‘神威天将军’,一身本领也不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孟达挥拳的速度有多快,马超出拳的速度就有多快。

    四只拳头对轰,两人谁也不避。

    木大木大木大木大……

    拳拳相撞,不断发出砰砰砰砰的闷沉声响。

    起初,孟达还能咬牙坚持,心想不争馒头争口气,怎么也不能怂给眼前这小子。

    然则十几回合下来,马超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出拳,而孟达的一双拳头,已经在不断的碰撞击打中,肿红发胀得快要握不紧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六回合,孟达终于是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再拼下去,估计手骨就该碎了。

    他急忙倒退两步,想要重新提气。

    马超却没有如刚才那般再给他机会,上前就是一记凌空飞踢。

    还没缓过气的孟达心头大叫糟糕,赶紧竖起双臂护在胸前。

    脚掌踹在手臂,巨大的力量从马超的身体里倾泄而出,孟达哪里硬接得下,整个身躯犹如炮弹般,瞬间倒飞出去,远远的砸在地面,溅起大量灰尘。

    沙尘笼罩之下,过了好一阵子,孟达才摇了摇脑袋,双手撑地,艰难的坐起上半身,站是一时半会儿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唾!

    他轻吐出一口血水,坐在地上,左手揉着腰杆,大咧咧的骂了声:真他娘疼啊!

    法正这会儿也奔跑了过来,手臂搂住孟达后背,眼神里满是担忧:“子敬,你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孟达气喘了一会儿,微微摇头,虽然手臂和胸口很痛,但应该问题不大,想来是对方没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我战斗力两千,这家伙起码一万!”

    孟达忍不住吐槽一声,他不是没见过厉害的家伙,但从没见过这么能打的。

    见到马超迈步向这边走来,孟达赶紧比了个停的手势,他这会儿实在是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了,更不想当人肉沙包,咧开嘴半笑半怂的说道:我服了!

    孟达服软,马超也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论实力,孟达在同龄人中也许称得上强,抗揍能力更是数一数二,但要和马超这类武力天赋异禀的天才相比,还是悬差较大。

    冷冷瞥过一眼后,马超没再说话,转身往自个儿的营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马超没有降罪,两人就算是捡回了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营寨士卒便要过来将这二人赶出营外。

    至于孟达想要加入一事,就冲他刚才的鲁莽态度,估计是没得谈了。

    可孟达不甘心啊,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朝着马超的背影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我叫孟达!以后,可以跟你混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