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十八章 防患未然和斩早除根
    寅时,幽深的皇宫殿室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尖嗓的惊呼,撕破了殿内宁静。

    睡在龙榻上的少年天子蓦然睁开眼睛,一对眼珠子死死瞪着上空,好一会儿后,才气息急喘起来,摸摸后背,竟已全部湿透。

    殿内的近侍听得动静,急忙小跑至榻前,见天子无恙,只是面色有些惨白,遂担忧询问起来:“陛下,您又做噩梦了?要不要奴去宣太医?”

    缓上一阵后,少年天子坐起身来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做噩梦了,而且是梦见李儒端着毒酒向自己走来,说要送他去地下见先帝和皇兄,他不愿,李儒就强行将毒酒往他的嘴里灌……

    但这些话,刘协不能说。

    虽然年少,但他心智聪慧,否则也不会被董卓看中,取代皇兄刘辩的帝位。

    宫中遍布董贼眼线,稍有不慎,就会酿成大错。董卓能够废掉皇兄刘辩,也一样可以废掉他这个曾经的陈留王。

    “天亮了吗?”

    目光望向殿外,刘协转移了话题,眼眸深处隐隐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近侍躬着身子,如实答道:“回陛下,此刻刚过寅时,距天亮还有些阵子呢。”

    宫城外可有动静?

    这句话到了嘴边,却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刘协抬手向外轻挥两下,近侍很快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殿内,重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不久,殿外响起了脚步。

    刚出殿门的近侍又折返入殿,躬着身子禀道:“陛下,尚书令李儒求见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李儒’这两个字,刘协心头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李儒这个时候还没伏法,就足以说明刘显他们,已经失败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刘协宁愿这辈子都不要见到李儒。

    但很不幸的是,不行。

    至少,现在还不可以。

    于是,他稳了稳心神,尽量使自己变得从容一些,然后朝那近侍宦官吩咐一声:宣。

    有了皇帝陛下的授意,李儒走进殿内。

    “深夜叨扰陛下,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李儒面向天子躬身行了一礼,嘴上说着有罪,可脸上却看不见有任何忏悔之意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恨极了眼前的男人,但现在的刘协根本拿李儒没有办法。别说杀死他了,就是让李儒滚出去,刘协都不可能办到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表面上是天子,实际上,不过是任由董卓操控的傀儡。

    没有外人在场,李儒能躬身能喊一声‘陛下’,就算是很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知道李儒此番来者不善,刘协心里害怕,脸上却故作懵懂的问道:“李卿,深夜入宫,可是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李儒打量了天子稍许,眼眸微敛,便回禀起来:“启奏陛下,臣收到情报,说今夜有人密谋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刘协表现得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必担心,这些意图作乱的贼子,已经被臣擒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儒语气明显顿了一下,然后才又说道:“只是那刘显携有诏书,声称是受了陛下的旨意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尾音拖得很长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这与朕无关!”

    刘协一时慌乱起来,毕竟心智再怎么成熟,到底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,尤其是在此刻李儒怀疑自己的时候,脸上惊慌早已掩盖不住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态,如何逃得过李儒的一双毒眼。

    然而李儒却并没有要揭穿的意思,继续陪着这位少年天子将戏接着往下演:“陛下不必惊慌,经过严刑拷问,幕后指使臣已经查清,乃是太傅袁隗,袁隗在狱中,也已经认罪。”

    语气轻描淡写,刘协听来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臣此番前来,就是请陛下旨意,将这些叛逆乱党,通通斩首抄家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儒拿出一封拟好的奏折,交到天子近前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迟疑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要是这会儿点了头,可能明天就会有无数人落头。

    而这些人,大多是忠良之臣。

    犹豫之后,刘协试探提出建议:“此事兹事体大,要不然,还是等董相国回来定夺吧?”

    虽说董卓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能拖些时间,也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李儒哪会给他缓和的机会,当即说道:“相国忙于前线战事,无暇分心,这些小事儿,就别去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儒大胆走上前去,将案桌上的玉玺送到天子手中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刘协拿着玉玺,纵使心中千般不愿,也不得不顺着李儒的意思,盖了上去。

    有了玉玺加盖,那就是天子的圣谕。

    李儒目的达成,收起文书,说了声‘臣告退’,便转身向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当走到殿门处时,李儒顿了下脚步,略微扭转身躯,阴恻恻的说了声:“以后私下里,陛下还是少见些人为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刘协颓然的坐在位置上,双目茫茫。

    翌日,天边尚未展露晨曦。

    洛阳西面的广阳门处,数千甲士驱赶着一众犯人向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这群犯人不是别人,正是作乱失败的刘显、冯芳、徐懋等人,他们不仅被擒获下狱,连带家中妻儿老少,也一个没能幸免。

    短短一夜。

    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曾经在庙堂上高谈论阔的大人物们,此时已然沦为了阶下囚,昨夜在狱中受过的折磨和酷刑,比这一辈子加在一起的都多。

    与之前的衣冠楚楚相比,此时的他们,简直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反倒是所谓的主谋袁隗,除了头发乱了些,两眼无神外,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李儒就走在老太傅的旁边。

    监斩官不是他,他只是陪同去看看而已。

    “李儒,平日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老夫也自问从未得罪于你。可你明知道老夫没有参与此事,为何还要构陷老夫?”

    袁隗提着一口气,质问起身旁男人。

    昨夜下狱之后,根本没有人来审问袁隗,更没有让他去和刘显等人对质。等到李儒再次出现时,手里已经多了份天子诏书,宣称要将袁隗等人,斩首抄家。

    老太傅这才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李儒设计好的诡计!

    唯一想不明白的是,李儒为何要对自己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步田地,李儒说说,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老太傅,你的确没有得罪过我,我也确实知道此事与你无关。可万一哪天你也像刘显等人一样,冷不丁的来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关外的袁绍、袁术、袁遗,可都是你的侄儿,谁敢保证,你没有和他们暗中联络?即使你没有,那你府内的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这个人,最喜欢防患于未然。嗅到危险,就该及早灭掉。”

    李儒说完这些,老太傅已然心若死灰。

    当老太傅人头落地的那一刻,李儒目光远眺虎牢,喃喃了一声:“我没能去到前线,你的人头,就当是我送给袁盟主的见面礼吧!”

    当天,广阳门外。

    斩首者,多达千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