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十四章 三英战吕布
    颜良一上场,张飞压力骤减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将吕布夹在当中,三匹战马同进同退,时而并驾齐驱,时而转为‘品’字。

    张飞正面牵引,颜良负责骚扰侧袭,时不时的绕后来上一记阴手。

    每当吕布想摆脱掣,两人就会默契的同时夹紧,如此一来,吕布就不得不左右开弓,前挡后防。

    几十回合交锋下来,无论是关上的宁武,还是关下的诸侯,皆是看得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双方士卒更是眼花缭乱,他们大多不精通武艺,根本看不清三人的手中动作,能看到的只是,几道白色的光芒在那闪动乱舞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张飞、颜良压着吕布打了又近二十回合,纵使险象环生,亦是奈何不了眼前敌将。

    然则就在此时,盟军阵前一直没有出手的关羽,动了。

    青龙偃月刀拖在地上,随着马蹄的长驱直驰,在地面划开一道很长的‘一’字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关羽虚眯丹凤眼,眼神中只有那个持戟的威猛敌将,战马冲至近前,手中拖着青龙刀陡然而起,朝着吕布脖颈,猛地一刀劈下。

    春秋第一式,青龙过项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红脸关二爷,说好的义薄云天呢,居然也干起了这种趁火打劫的事情!”

    城关上的宁武大啐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身边尽是李蒙、王方之辈,倒不是说他们无用,若是打起仗来,他们冲锋陷阵也不含糊,但现在是展现个人实力,让他们去跟这些当世的一流武将打,就跟去送菜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莽和猛,到底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现在手下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华雄。

    可华雄刚才已经输了一阵,再派出去,别人就该笑自己手下无将了。

    宁武对此很是忧伤。

    眼见关羽的青龙刀劈下,吕布荡开砸来的张飞蛇矛,画戟向上一顶,与青龙刀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轰锵!

    巨响之后,画戟扛下了这一重斩,赤菟背上的吕布手感微麻,这一击的力道并不比张飞的蛇矛要弱。

    然则青龙刀抬起的下一刻,又以迅猛之势再次劈下。

    第二式,青云落!

    画戟再度迎上,又是锵隆~一声。

    比起第一刀,这第二刀的力量至少提升一倍。

    即使是吕布,再硬刚下这一刀后,身躯也不由的在马背上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怪不得华雄会栽这关羽手中,一刀比一刀势沉,照这样下去,再来个三五刀,即便是自己,也肯定是接不住了的。

    方才,真是小觑了这个红脸汉。

    急思之下,吕布想要脱身。

    可念头刚过,第三刀又接着来了。

    第三式,乱舞春秋!

    青龙刀落下的一瞬,关羽丹凤眼圆睁,犹如怒目金刚,暴涨的浑身杀意肆虐,刀锋笔直的锁定住了吕布身躯,发出一声低沉怒吼的青龙之啸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脱身不及的吕布心中低骂一声,只能再次横戟去挡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声骤响。

    这一刀比起方才,又是提升了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受力之下,吕布身躯后仰,他想奋力推开架在上方的青龙刀,可就在此时,张飞的蛇矛猛地砸下!

    又是‘轰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青龙刀和丈八矛同时发力,压得吕布在马背上的身躯不断下坠。

    如此重压之下,吕布握住戟杆的双手青筋凸现,使出吃奶的力气强撑,对面的关、张二人亦是知道机会难得,拼了老命的向下施压。

    僵持不下之际,颜良见状,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!

    他驱马从侧旁杀来,双手握刀,砍向吕布面门。

    要是这一刀命中,至少能将吕布的半个脑袋削掉。

    呃~~~啊!

    感受到强烈危机的吕布怒目而张,从心底里发出咆哮,面色狰狞得如同噬人的猛兽,潜藏在体内的所有力量在这一刻彻底爆发,巨大的力量直接弹开了压在上方的两杆兵器。

    随即,吕布侧头避开颜良直劈面门的一刀,手中画戟挥出,命中颜良腹部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猛然遭受此击,颜良张嘴喷出一口老血,从马背上直接倒飞出去,重重坠落地面。

    “颜良!”

    眼见爱将落马,袁绍惊得在主帅位置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解决掉了一个,吕布不去管他,回头看向另一边的关、张二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这会儿心里很不好受,体内力量骤减不说,刚才颜良的那一刀也没能彻底避开,给他手臂上开了一道口子,若非臂甲坚固,可能整条胳膊都没了。

    很快,鲜红的血液便为之溢出。

    对面的关、张二人也很是气喘,毕竟谁都不是铁打的身子,张飞之前本就和吕布斗了许久,而关羽的春秋三式也几乎耗去了体内八成的心血,就算这会儿再上,也根本不会对吕布造成任何的实质性伤害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三人都立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四周这会儿也变得极为安静,几十万人竟然听不到任何响动,能听到的,只有刮过耳旁的风声呼啸,双方呈现出一种极为诡异的对峙状态。

    不久,就有人打破了这一僵局。

    奋武将军曹操拔出腰间宝剑,斗将既然没能分出胜负,那接下来就该看我们的了。

    于是,只听得他振臂一呼:“讨董的将士们,吕布已受重伤,董贼气数已尽,儿郎们随我即刻破关,诛灭董贼,杀啊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曹操机会把握得很好,他这么一吼,加上又是自己亲自带头冲锋,号召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杀啊!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有了曹操带头,盟军将士振奋呼吼,憋着一股劲儿往前冲,如浪潮一般翻涌打来,铺天盖地的冲向前方虎牢。

    敌军汹涌杀来,吕布勒马回走关内,弃了关、张二人,同时扔下一句:今日之仇,他日必报!

    吕布快马入城,关张虽勇,却也没有莽到只凭两人杀进关内。守军士卒很快将吊桥重新拉起,待到盟军冲至关下时,大门早已紧闭。

    “放箭!放箭!”

    城头上的守将大喊。

    填装完毕的弓弩手蓄势待发,伴随着这声令下,无数的箭矢呼啸划过长空,刺进行进前冲的士卒身体,溅起无数血花;落在盾牌上,响起噼里啪啦的叮铛声,奏响无序的杂乱乐章。

    “架梯攻城!”

    士卒接连倒地,越过沟壕的曹操丝毫不慌,他高举手臂,指挥着身后将士冲锋,跟在他身后的曹军很快靠拢墙角,迅速搭建飞梯。

    曹操的想法很简单,趁着士气大涨和双方兵力悬殊,就在今日,一鼓作气的攻克虎牢。

    然而想法很美好,队友却很不给力。

    曹操这里刚准备带队攻城,后方就忽地响起了‘铛铛~~铛铛铛~~~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鸣金,也就意味着退兵。

    站在虎牢关墙下的曹操差点没被气得吐血,咬牙恨骂:“是哪个让鸣金的!”

    左右皆言不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顶着大盾的曹洪从远处奔跑过来,声音急切:“主公,其他路的兵马已经开始后退,咱们也撤吧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曹操很想哭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那就在头顶的城关,心里那叫一个恨啊,可恨又有什么用呢,单凭手下的这几千人,想要破关,根本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转身退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