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我去买个橘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牢记备用网站
第五章 贾诩
    见到贾诩的时候,他正在给一匹浅褐色的马儿刷毛,单从体型上看,这匹西凉马算不上健壮,但贾诩刷得认真,从上至下一遍一遍的反复刷洗,极具耐心。

    李儒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带路士卒见状,很识时务的悄然退去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李儒看着背对自己还未察觉的贾诩,先开了口:“贾文和,你好歹也是个平津都尉,怎么在这里干起了养马的活儿?”

    听得声音,贾诩手中动作顿了一下,回过头来,见真是李儒,速来古波不惊的眼神里此时亦是有过一丝诧色。

    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笑着回答:“反正闲来无事,养养马也是一种乐趣。”

    平津都尉只是虚设,军中大小事务,有他没他,都是照样进行。就连能调动的所谓‘亲兵’,也全都是李儒安排的眼线,这点,他尤为清楚。

    “听说关东诸侯不安分,已经快要打到洛阳。李尚书作为董太师的首席谋士,不在近前出谋划策,怎么还有心思来我这里溜达?”

    贾诩回过头重新刷起马来,脸上笑容依旧,同时也带有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关东诸侯叛乱,早已不是什么秘密,混迹军中的贾诩知道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是不想来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背对自己的男人,李儒叹了口气,“相国要我坐镇洛阳,他身边没人,我不放心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儒顿了顿语气,才又说道:“我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请我?”

    贾诩很自然的笑了笑,然后问起李儒:你就不怕我得了太师器重,爬到你的头上?

    李儒对此显然是早有答案,要是不怕,就不会一直将你圈禁在这军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爬到我的头上,我一样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哪怕,你曾救我一命。

    李儒的语气风轻云淡,细狭的眼眸在夜幕下闪烁着阴寒的光。

    初投董卓时,比他受董卓器重的人有很多,但如今,这些人,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翌日,寅时的天空尚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皇宫嘉德殿上,一众朝臣已经开始向九岁的新天子作拜行礼。

    其中大多数人都知道,如今所谓的朝会,不过是走个过场,真正能够定锤拍板的人,估计这会儿正在自家的软塌上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不过没来也好,每次董卓上朝,都将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天子唤了平身。

    此时,殿外忽地响起一声响亮的通传:董太师到~

    听到‘董太师’这三个字,殿内不少人心里皆是一抖,扭头向大殿门口望去,果然有一道体型雄魁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来到嘉德殿外,百官的鞋履整整齐齐摆在两旁,随身所携之佩剑亦是解下,暂交殿前卫士。

    宁武瞅了一眼,视而不见的大步迈入殿内。

    剑履上殿,赞拜不名。

    他有这个权利。

    董卓这一到,殿内氛围直线下降,瞬间冷清下来。再看百官们的脸色,就差没把‘害怕’两个字,直接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宁武大步向前,一直走到百官的最前列才停下步子,朝着坐在上方的天子拱了拱手,道了声:“臣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卿家免、免礼!”

    皇帝位置上的小天子唇齿打颤,小小的身板瑟瑟发抖,甚至不敢去对视下方凶狠男人的眼睛,显然是怕极了董卓。

    小皇帝的失态宁武收纳眼底,兴许是融合了董卓的灵魂,他对这个自己所立的‘天子’,心中并无任何情感,更谈不上‘敬畏’二字。

    于是宁武转过身来,一双熊目扫过满朝群臣,然后抑制着腔调,沉声说道:“诸位,本太师于昨日遇刺,行刺者乃越骑校尉伍孚,好在本太师有神灵庇佑,已将其擒获,下狱严审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扫过之处,不少人低着脑袋,心里头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有一人从臣列出来,面向天子轻压手中笏节,义愤填膺:“陛下,伍孚胆大妄为,竟敢当街行刺太师,实在罪不可赦,臣以为当斩首,夷灭三族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去,目光中有所不耻。

    乃是位列前端、三公之一的司徒丁宫。

    当初在废帝立新时,群臣怒积于心,只有丁宫最先表态,坚决拥护董卓。

    之后,也因此得到董卓重用,视作自己党羽。

    丁宫开了口,不少人随之附和起来,为了撇清和伍孚的关系,皆是要求处死伍孚。尽管他们都不喜欢这种趋炎附势的嘴脸模样,但眼下只有讨好了董卓,才能安稳健康的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之前那些敢硬刚董卓的人,要么快马逃出洛阳,要么就已经转世投胎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一句话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像杨彪、黄琬、荀爽等人,在见识过董卓的雷霆手段之后,此刻也保持了沉默,不落井下石,但也不敢出言替伍孚求情。

    倒是有一人胆子颇大,出列向董卓拱手说道:“太师,此番行刺,乃伍孚一人之过,还请您大发仁心,恕其家人。”

    宁武侧目看了此人一眼,头戴贤冠,身穿朝服,岁数已过半百,脸上饱经风霜,乃是任职侍中的名士蔡邕。

    说起蔡邕,之前还有过一段故事。

    董卓初次征召,蔡邕推病不肯前来,于是董卓以其三族为要挟,才逼得蔡邕老老实实的来洛阳任职。不过有一说一,董卓待蔡邕绝对够好,先是任命为代理祭酒,后又被举为高第,历任侍御史、治书侍御史、尚书,三天之内,遍历三台。

    这份待遇,即使从汉王朝开国算起,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众人等着董卓拍板。

    宁武看了看丁宫,又看了看蔡邕,不说是也不说否,而是岔开话题,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:眼下关东贼子作乱,本太师决定亲自率军讨伐。

    “我等预祝太师,早日凯旋。”

    群臣拱手齐呼,但在他们心里头啊,其实恨不得关东诸侯现在就打进洛阳,将这个压在他们头上的董魔王碎尸万段,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宁武看在眼里,心中冷笑,他知道这些人中根本没几个真心实意,摆了摆手,道了声:“本太师不在洛阳的这段时日,尔等须尽心辅佐陛下,莫要让奸邪小人向陛下进献谗言。”

    群臣拱手称是。